最近一个多月 ,相声圈简直成了一台戏,从倡议书到德云社天津小剧场开业,从李寅飞绝交威胁高晓攀,到龙字科顺利收官。

  其中最狗血的剧情,莫过于至今闹得沸沸扬扬的范振钰徒弟事件。

  

  这件事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,范振钰先生大徒弟赵津生代师收徒,德云社高峰刘春山坚决否认三位师弟的存在,其他师兄弟三缄其口并无人表态。

  如果把这件事往深一点来想,高峰到底借着反对的名义,反对的是谁呢?其实不是史晓军,而是大师哥赵津生在师门的权威。

  赵津生和姜昆的私交很好,而且姜昆对赵津生有知遇之恩。

  正是因为姜昆的慧眼识珠,赵津生才终于得偿夙愿,进入到春晚舞台上,仅凭这一点,赵津生一辈子感激姜昆。

  

  姜昆和郭德纲之间的矛盾,并不是什么秘密,站在赵津生的角度,他肯定站在姜昆这边。

  因此,前段时间赵津生才在某次研讨会上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称:郭德纲从天津相声界偷了不少东西,有时间一定要回来。

  大师哥的这番“高论”,让师弟高峰有点下不来台,毕竟郭德纲是自己的老板,怎么能这么直白地把矛盾大白于天下呢。

  

  这个结论到底对不对呢?我们看看逻辑上是否说得通。

  其一,史晓军三人在范振钰先生葬礼上拜师,十几年了高峰都没有提出异议,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呢?

  其二,史晓军联合相声同行,举办了纪念范振钰先生诞辰93周年演出,杨进明先生也去参加了,为什么这个时候高峰不反对呢?

  

  其三,如果赵津生独断专行代师收徒的话,为什么除了加入德云社的高峰和刘春山之外,其他的师兄弟没有明确表态反对呢?

  由此可见,高峰实际上是对赵津生不满,史晓军正好撞到了口上。

  6月6号,高峰借着拜师十七周年,发文追思恩师范振钰先生,配的图上却是一张报纸,大标题:范振钰关艺门,六大弟子叩首行大礼。

  

  有意思的是,在个人视频账号上,史晓军搬出了大师哥赵津生。赵津生的表态毫不含糊,开头一句“父以子贵,子以父荣”,为接下来的话打下了基调。

  赵津生连续说了五六次“我的师弟”,并且专门提到史晓军举办的纪念师父的演出,对“我的师弟”的举动再三表示感谢。

  

  赵津生的表态基本上为这件事定了性,仅靠着高峰和刘春山,是不可能否认掉这三个师弟的。

  除非范振钰的其他徒弟,也站出来支持高峰刘春山,否则赵津生的表态可谓一锤定音了。